“训读”极有趣味的台州话读法

“窝窝头”是一种通常用玉米面做的食物,台州以前没有,是北方传过来的。根据名从主人的原则,我们是按字音来读这个名称的。而指巢穴这个意义时,“窝”是普通话的说法,台州话,比如椒江话,通常叫“窠(音科)”。“鸡窝”叫“鸡窠”,“鸟窝”就叫“鸟窠(鸟音diǎo)”。又如狗窠(狗窝)、蜂窠(蜂窝)、老鼠窠(鼠窝),还有被窠(被窝)、贼窠(贼窝)等等。把“窝”读作“窠”就是用方言自有的说法来读普通话的字,这种读法叫“训读”。

再来看看“乘”字。普通话里有两个读音,一个是shèng,台州方言跟“茂盛”的“盛”同音。古汉语里指兵车,四马一车为一乘。这个意义的“乘”字现代汉语里很少用到,我们暂且不议。常见的读音是chéng(除了shèng之外的唯一读音)。如“乘凉”“加减乘除”“乘风破浪”“乘龙快婿”。这个“乘”台州方言读音跟“成”相同。“乘车”“乘船”的“乘”,普通话仍然是chéng,可方言却读作“趁”,跟“对称”的“称”同音。《康熙字典》上“乘”没有读作“趁”的记录。查《中华大字典》(1915年):“趁,乘也……又附人舟车曰趁船、趁车。”这样我们就明白了,普通话说的“乘车”“乘船”,台州方言是说“趁车”“趁船”的。我们看到的是“乘”字,读的却是“趁”的音,这也是训读。

跟乘坐相关的词语,台州人口语中也习惯于说“趁”,除了趁车、趁船、趁飞机之外,还有趁坐(乘坐)、趁客(乘客)、趁警(乘警)、趁务员(乘务员)。表示利用意义的“乘”台州人在说话时也大多说成“趁”,普通话常常是“乘”“趁”两个字都可以用,如:趁兴(乘兴)、趁机会(乘机会)、趁人之危(乘人之危)、趁虚而入(乘虚而入)。也是由于训读的缘故,台州人用普通话诵读时很容易会把第二声的“乘(chéng)”字错读成第四声的chèng或chèn音。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Related Posts

埃弗顿联赛杯部分轮换尝试新阵 兰帕德在为戈登走人进行调整

8月24日消息,联赛杯埃弗顿客场1-0击败弗利特伍德镇…

埃弗顿前后场双核缺阵实力折损阿森纳只需强队图卢兹擅长领先

埃弗顿本赛季14轮联赛过后积15分暂时排名第16。埃弗…

瓦尔迪书写励志传奇

北京时间2月16日消息,英媒《太阳报》报道,莱斯特城前…

“草根英雄”瓦尔迪

5年前,他还是一个彻头彻尾的路人甲,厮混于英格兰第8级…

莱斯特城奇迹是什么?2016年英超莱斯特城夺冠阵容

不知道球迷朋友们还记不记得莱斯特城奇迹是什么?2015…

足球——英超:莱斯特城不敌南安普顿

当日,在2022-2023赛季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第三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