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训读”极有趣味的台州话读法

“窝窝头”是一种通常用玉米面做的食物,台州以前没有,是北方传过来的。根据名从主人的原则,我们是按字音来读这个名称的。而指巢穴这个意义时,“窝”是普通话的说法,台州话,比如椒江话,通常叫“窠(音科)”。“鸡窝”叫“鸡窠”,“鸟窝”就叫“鸟窠(鸟音diǎo)”。又如狗窠(狗窝)、蜂窠(蜂窝)、老鼠窠(鼠窝),还有被窠(被窝)、贼窠(贼窝)等等。把“窝”读作“窠”就是用方言自有的说法来读普通话的字,这种读法叫“训读”。

再来看看“乘”字。普通话里有两个读音,一个是shèng,台州方言跟“茂盛”的“盛”同音。古汉语里指兵车,四马一车为一乘。这个意义的“乘”字现代汉语里很少用到,我们暂且不议。常见的读音是chéng(除了shèng之外的唯一读音)。如“乘凉”“加减乘除”“乘风破浪”“乘龙快婿”。这个“乘”台州方言读音跟“成”相同。“乘车”“乘船”的“乘”,普通话仍然是chéng,可方言却读作“趁”,跟“对称”的“称”同音。《康熙字典》上“乘”没有读作“趁”的记录。查《中华大字典》(1915年):“趁,乘也……又附人舟车曰趁船、趁车。”这样我们就明白了,普通话说的“乘车”“乘船”,台州方言是说“趁车”“趁船”的。我们看到的是“乘”字,读的却是“趁”的音,这也是训读。

跟乘坐相关的词语,台州人口语中也习惯于说“趁”,除了趁车、趁船、趁飞机之外,还有趁坐(乘坐)、趁客(乘客)、趁警(乘警)、趁务员(乘务员)。表示利用意义的“乘”台州人在说话时也大多说成“趁”,普通话常常是“乘”“趁”两个字都可以用,如:趁兴(乘兴)、趁机会(乘机会)、趁人之危(乘人之危)、趁虚而入(乘虚而入)。也是由于训读的缘故,台州人用普通话诵读时很容易会把第二声的“乘(chéng)”字错读成第四声的chèng或chèn音。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Related Posts

2022年世界杯主体育场外形揭晓

央视网消息:近日,2022年卡塔尔世界杯主体育场(Lu…

世界杯32强已确定6个!今夜3场生死战:葡萄牙领衔

北京时间11月14日,在今天凌晨欧洲区世预赛中,法国和…

2022卡塔尔世界杯分组抽签确定 多个“死亡之组”增加刺激场景

中国青年报客户端北京4月2日电(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郭…

世界杯直播:布拉迪斯拉发VS奥林匹亚科斯 预测分析后者取胜

北京时间08月11日 02:30,周四凌晨,世界杯直播…

卡塔尔世界杯32强全部出炉

本报讯(海河传媒中心记者王梓)北京时间昨天凌晨,在欧洲…

2022年斯诺克世锦赛正赛抽签结果 比赛对阵签表名单

2022年斯诺克世锦赛正赛32强抽签对阵产生,丁俊晖首…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