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商还是传销?张庭公司百元化妆品成本仅4元

(此前报道:张庭、林瑞阳夫妇公司涉嫌传销被查,多位明星曾是股东,公司凌晨回应……)

又有更多“秘密”暴露在公众视线日上午,#张庭公司百元化妆品成本仅4元#的话题冲上微博热搜第一。

据中国网12月28日消息,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以《查证函回复》的形式,公开披露了知名日化品牌“TST庭秘密”运营主体达尔威公司涉嫌利用网络从事传销活动被查处的进展。

据石家庄市裕华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对“李旭反传销团队”《查证函》的回复,该局早在今年6月5日就已对上海市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涉嫌传销进行立案调查,

对此,“TST庭秘密”29日凌晨发布微博称,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是一家合法经营的公司,自成立以来始终遵从政府指导,坚持合法经营,依法纳税。非常感谢河北石家庄政府指导我司排查风险,目前公司运营一切正常,将积极配合相关部门工作。

TST能成为头部微商,与其创始人明星光环密不可分。据公司官网,上海达尔威由中国台湾地区影视明星林瑞阳及其妻子张庭,共同发起设立。其中,林瑞阳被誉为“台湾第一小生”,早年曾在《一帘幽梦》等琼瑶剧中饰演男主角;张庭则因1991年出演《戏说乾隆》而走红,2014年12月在《武媚娘传奇》中饰演韦贵妃一角而再次获得关注。

据天眼查显示,上海广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2011年3月,于2016年1月31日认缴出资8154万元人民币,占比达到35%,为上海达尔威大股东;此外,上海胜极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胜极)于2016年1月31日认缴出资7384万元,占比达到33%。上海广鹏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为张淑琴(张庭本名),领扬科技有限公司100%控股;上海胜极的法人代表也为张淑琴,展麗(香港)有限公司则是100%控股上海胜极。

据悉,TST于2014年进军微商,主打“活酵母”概念,旗下主要产品为TST系列护肤品等。2014至2018年,TST在微商圈中火爆,以令人咋舌的速度崛起,被人称为“微商第一品牌”。

2018年,达尔威曾被曝“纳税21亿元”,微商的吸金能力一度令市场哗然。

其中,新代理统一从小金卡做起,销售额的15%为小金卡业绩提成;小金卡可发卡招代理,个人业绩完成600元,代理团队完成1000元即可享3%奖金。层层代理的业务模式也不断遭到质疑。今年9月,TST庭秘密突然低调注销了多家中国内地公司,一时引发关注。资料显示,张淑琴(张庭本名)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多家公司,包括上海浩广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上海运凡企业管理有限公司等都被核准注销。

这一话题近日也引发热议。据天眼查App显示,上海淘不庭文化传媒有限公司发生多项工商变更,该公司名称也在今年7月由“陶不庭文化传媒”变更为“淘不庭文化传媒”。目前,陶虹已退出该公司股东。但记者通过查询发现,虽然陶虹不再以自然人身份持股淘不庭公司,但她100%持股的北京最陶然服装服饰有限公司,其持股比例对应地有所上升。即陶虹“退出”的1.8911%股份,事实上是从自然人股东持有,转为法人股东持有。

TST产品并非是大牌产品,也没有像网络上呈现出那样畅销。通过网络宣传、明星站台、亲朋好友推荐等方式,拉人入伙成为代理商,例如某一级的代理商业务考核需要满20万,如果成绩不达标,那么代理资格就会丢失。代理商为了保住代理名额,就需要囤货。在所谓“传、帮、带”和成功学利诱之下,许多宝妈心存侥幸,认为度过创业初期,产品口碑打开之后,自己的窘境自然会破除,自然会大赚一笔。但是,万万没想到自己陷入了大量囤货的路上。在成功学的利诱之下,在了解公司运营模式之下,代理商开启了疯狂拉人头,发展下线的道路。只有手下代理商越来越多,自己才有可能无限接近张庭,同时成为高级代理商,又需要大量囤货,虽然公司返点,自己盈利,但这样的模式,实际上只是肥了张庭、林瑞阳夫妇。

12月29日,记者联系上TST团队前“董事长”级别的一位代理商,她讲述了加入TST后众叛亲离的遭遇,以及TST化妆品高额售价背后的秘密。

自2016年成为代理商以来,张女士(化名)经历了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的代理设置的诸多更迭,最终成为了“TST庭秘密”团队的一位“董事长”。

“蓝卡红卡”时期,张女士作为红卡代理商发展下线后,其下线再发展的下线也会为张女士贡献收益,此时代理层级已达到了三级,符合我国现行法律对“传销”的定义标准。而后为规避掉“三级”带来的风险,“董事长”制度在TST公司横空出世。

张女士介绍,“董事长”脱离TST公司母体,自行成立公司,发展代理商,并由自己的代理商继续发展代理商,由此规避了在TST公司进行三级分销的风险。

张女士告诉记者,为了保持自己做红卡代理商的收益,拉够100人之余,她加大囤货以满足每月10万的业绩要求。2016年,也就是成为代理商的第一年,她便凭借囤货的业绩成为了TST的“董事长”。

置身传销组织中的个人往往很难通过自己的力量认清现实,即使众叛亲离也难以觉醒,因此解救传销中的个体往往需要揭露传销真相、实地劝说。

张女士表示,加入“TST庭秘密”团队并成为代理这四年来,身边的很多朋友陆续和她断了联系。每当这个时候,张女士的上线就会告诉她:“她们不理你,是因为你跳出了原有的圈层,和她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了。”就这样,张女士从红卡代理变成“董事长”,在TST公司待到了第五年。

2021年伊始,两件事的发生让张女士的代理生涯走向了终点。她先是在某电商平台上看到

,意识到其中的暴利并深感不安,这时她还试图宽慰自己这是化妆品行业应有的暴利。3月,

二人听从上级指示来上海配合调查,后因涉诈骗罪被上海青浦警方依法采取刑事强制措施。“之前都说代理是亲人是家人,根本不是,这次我一下就醒了。”张女士告诉记者。

张女士回忆,自己与上线年出游时结识,当时这位上线万元。张女士至今仍不知道她是否线万元,但她告诉记者,

记者留意到,有律师在网上指出,如果上海达尔威贸易有限公司(TST庭秘密)被认定为是传销组织,根据《刑法》第二百二十四条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之规定: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的传销活动人员在三十人以上且层级在三级以上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罚金;情节严重的,处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最重或判处15年有期徒刑。

针对该事件,人民日报评论微博曾表示:目前有关案件性质、责任认定,还需静等调查结果。由此引发的大众对网络传销现象的热议,也在提醒人们须警惕以电商、微商等名义开展的新型传销行为。法治社会,容不下违法钻营的“秘密”;法律之伞,只保护守法本分的经营。相关机构与网络平台需要加强技术甄别,撕开包装马甲,治理各类线上、线下传销活动,重拳出击不能停,深挖细查见成效。

市场人士表示,从之前已基本尘埃落定的“雪梨事件”到“薇娅事件”,再到如今沸沸扬扬但尚未明朗的“张庭事件”,都给国人带来的诸多的启示:

否则,可能遭遇毁灭性“塌房”;对普通消费者而言,在网购或观看直播带货时,也一定要擦亮眼睛,保持一份理智和清醒,这样才能更客观、更冷静地摆脱偶像“光环效应”的影响,理性消费,看好自己的钱包。

Related Posts

英超520:埃弗顿保级的背后面临着解体?维埃拉粗暴回击球迷!

总身价高达4.4亿欧元的埃弗顿提前一轮保级成功,埃弗顿…

英超时代从未降级的老牌球队要降级了盲目追求名气害了埃弗顿

在0-2完败于利物浦后,埃弗顿在积分榜的位置被多赛一场…

英超赛事前瞻:枪手主场迎战蓝狐军团奥巴梅杨正面对决瓦尔迪

北京时间10月26日凌晨,英超赛场将迎来一场焦点赛事。…

沃克:最想和小罗当队友 VAR让足球变公平但也让其失去了一些乐趣

直播吧11月16日讯 英格拉球员凯尔-沃克接受了采访。…

麦迪逊:受伤小问题不严重迫不及待周一去国家队报到

直播吧11月13日讯 英超第16轮,莱斯特城客场2-0…

英超:曼联战平莱斯特城

当日,在2021-2022赛季英格兰足球超级联赛第31…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